当前位置:男技师社会心有所念的幸福
心有所念的幸福
2022-09-17

父亲年近七旬却去济南打工,我心戚戚,然而就像傅首尔说的“中国的父母都有一个通病,只要子女不开心,他们便不配开心”,父母的生活水平不取决于他们最 的孩子,而是取决于混的最差的那个孩子,为此,我经常埋怨弟弟,时常想若是没有他,我会怎样去把父母变成那个令人羡慕的老人,“二十年前看父敬子,二十年后看子敬父”,我希望他们过得体面而有尊严,而不是像我出生一样带给她们屈辱,我是父母盼望儿子时生的第四个女儿。父亲重男轻女,这是我们四个女儿的共识,矛盾的是,我一边觉得自己被忽略,一边又因为侥幸读书而没有资格抱怨。  这次父亲并没有待几天,只是一味的着急回家,我一是怕他上火,二是自己最近太累,分身乏术,也就送他到车站,临上车前,汽笛声响,他最后叮嘱我说,今天我做的豆腐可好吃了,现在凉了,你回去热热吧,说,我走了,你不用送了,在窗户这看看就回吧。我一直记得父亲是个糙汉子,不会煽情,但那刻,我竟默然无以应,依稀记得小时起,父亲每每时间长不见我便是久坐在我身旁,在我与母亲东拉西扯、大谈特谈时,痴痴地看着我,不用回头,我也能感受到那束炽烈的目光。  其实,在父母眼中,哪有什么重与轻,只是操心多少罢了,只是拥有的有限,所能给予我的东西有限罢了。  我爱我的女儿,一如当年或是现在父母爱我。上有老下有小不是一种负担,而是一种财富的炫耀,我心有所念人,幸福!